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做一个天真的教书匠
2017-09-27 08:58:00 来源: 作者:吴浪 【 】 浏览:131次 评论:0

在来金海之前的六年时间里,我在五所学校呆过。时间上,长的两年,短的半载;地域上,道林乡下,东莞深圳;性质上,临时代课,民办附小。那时候,刚从学校毕业,二十来岁的黄毛丫头。这不懂那不懂也天不怕地不怕,遇到困难就怨天尤人,碰到挫折就想换一个地方。

把触角往前一伸,受伤了,就立即收回来,再换一个方向。敢冒险,却不敢吃苦,不愿坚持。把时间全都浪费在寻找一个又一个方向上,却从未坚持在某一个方向继续伸长,因为我不相信,那样的坚持,会有效果。

到金海已经足足十年,我还准备赖在这儿不走了。因为从冰冷的深圳回到了温暖的家乡。还记得2007年8月13日,陈总听完我的试教课后说:“姑娘,这儿的工资就没有深圳的高呢,你能坚持吗?”当天签完合同,齐总骑着摩托车把我送了回去。业务学习的第一天,美姐送给我一本书,还说:“新老师应该是教一年级,加油!”这样的细节每每在我脑海中浮现。

在金海的十年,我虽谈不上成功,但我从来没有停止成长。在这儿,我首先感觉到的是金海人才济济。记得07年业务学习的第三天,是年级组长竞选。那时上台的杨燕舞、熊瑛、周治国、罗清华一个个演讲那么精彩,我坐在台下认真地听着,仔细地看着,心底里佩服不已。觉得这真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,我也要变得更优秀。

接着我感受到了金海人的认真负责。那时我们一年级四个班和学前班在老校四公寓,罗清华三十四五岁的人了,天天从早上六点多到下晚自习,不见人影,就是泡在教室,守着学生;潘文莲儿子都上中学了,时时守着学前班的一群娃,教室卫生自己搞,学生洗澡亲自动,吃饭慢的自己喂,爱哭闹的还带着睡,年薪还跟我这新老师一样高。我当时就想三四十岁的人都工作这么多年了,不该是老油条了吗?怎么还这么天真。

后来看了《士兵突击》,主角许三多,把每一件事都当成生命里最重要的事情去做,脑子轴得跟钢条似的。成才骂他:“你怎么这么天真啊?”他咧着一口大白牙,继续干。从怂兵,一路干到特种兵,兵王。那个最讨厌他的连长高成说:“他每做一件小事儿的时候都像救命稻草一样抓着,有一天我一看,嚯!好家伙!他抱着的是已经让我仰望的参天大树了。”我明白了:傻,是一种聚焦;天真,是一种无来由地确信,聚焦于一点,并全情投入,才能带来足够的热爱。

我明白了既然已经选择好了方向,就应该一步一步向前走,应该努力坚定地走下去。后来的这些年里,我开始从同事们身上找优点,看看她们是如何上好课,带好班的。所以,我从陈莉那儿学习了追求完美、不好不休;从周密那儿学习了立刻行动、不拖不欠;从郑香那儿学习了提高效率、不浮不躁;从可佳那儿学习了服从指挥、不推不顶;从长玲那儿学习了要求具体、分工明确;从喻甜那学习了细致入微、关怀备至;从杨巧那儿学习了严以律己,爱校如家……我现在觉得自己只适合教书,只要我所教的孩子有进步,家长满意,只要我们的学校一天天向好的方面发展,我就是这个大家庭中成功的一员。

有位作家说:“成年后受过最好的夸赞大概是天真。当然,小时候也这么被夸过,但这两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。那时的天真蒙昧,是还未开化的状态,人生尚为一片混沌。而成年后的天真是一种选择,是心里透亮,是清醒明白人生之路是越走越窄的,但依然英勇地选择去做一个天真的人。”人生的路是越走越窄的,也许你在少年时曾浮想连篇,什么都想要,但历经世事,你会明白,生命里百分之九十九的事情,和你无关,对于你毫无意义。让我们做个天真的书匠吧,在这条越来越窄的路上,为老年时的梦里,种下传奇、种下挚爱、种下热血沸腾、种下一往无前。

Tags: 责任编辑:liu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有一种教育叫幸福 下一篇坚持信念,必见阳光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